全站搜索
产品搜索
内容详情
文章正文
感受当代水墨艺术世界——杜大恺专访
作者:成名翰墨    发布于:2012-04-26 13:30:00    文字:【】【】【



杜大恺先生近照

  采访地点: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采 访 人:环球艺术 邵学争(北京成名翰墨书画院记者 以下简称邵)

  采访对象:杜大恺(以下简称杜)

  京城四月的气温已高达二十七、八度,“杜大恺水墨作品展”适时的给这个即将升温的蒸笼注入了一支强有力的“清心剂”;也给这个泡沫的艺术市场和混乱的“水墨世界”带来了一个新的诠释!

  邵:“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您的作品应该融入了很多您对生活的理解和感悟,能否谈一下您是怎样呈现个人感受的?

  杜:日常生活,包括那些看去琐细的事情都是艺术素材的提供者,是艺术的原形,没有这些就没有艺术创作的源头和灵感。歌唱者通过歌声、画家通过画笔来表达他们对生活的理解和感悟。艺术与生活是平行存在的,艺术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能在绝对意义上将生活和艺术区分高低。

  邵:“水墨”这个词更多让人想到的是传统的中国画,但在您的水墨作品中,我们更多看到的是有别于传统水墨的一些特色,您是怎么来定义“水墨”的?

  杜:“水墨”这个概念应该是宽泛的,它本身既有传统性也有当代性,仅指创作的媒介,很难在风格的层面为水墨定义。比较“中国画” “国画”等称谓,水墨是中性的,可以涵盖所有以水墨为凭籍的艺术现象,不容易因为要服从一个概念,从而形成有局限的范畴。

  邵:我看过关于水墨的一些展览,策展人把水墨又细分为“城市水墨”、“设计水墨”、“现代水墨”,您是怎么看待这种分类的?

  杜:这些想法均基于拓展水墨的题材与表现形式,以及语性和语义,赋予水墨当代性的内涵,是很积极的,整体的推进着水墨的当代性转型。但对于有些画家可能并不适宜,因此也显示出以这样的方式推进水墨现代转型的局限。比较这样的情景不如不设置范畴,因此而有更多的自由。

  邵:传统中认为“墨即是色”“墨分五色”等,但在您的水墨作品中加入了一些色彩元素,这是传统水墨当代化的表现吗?

  杜:在很多人的眼里,“水墨”就是水和墨、黑和白,这就约束了“水墨”。其实在中国传统绘画中从未排斥过色彩,相反中国绘画有很辉煌的运用色彩的历史,譬如唐代绘画、敦煌壁画,明代以后,由于水墨的滥觞,这个传统没有得到很好的继承。今天的作品中之所以加入了彩色元素,应当是这个传统的回归,促成这一转变的原因是变化了的生活,现实的活泼泼的生活。对色彩的冷漠,完全沉醉在黑白之间已不足以描绘今天这般色彩斑斓的现实,这样看来色彩的回归是历史的选择,有其必然性。

  邵:“水墨的当代化”可以是原材料、工具上的变化或者是表达方式上的变化吗?

  杜:艺术中工具与材料的变革是与时俱进的,不断丰富的现实生活,持续的形成需要与选择的可能,历史地看艺术总能合理地面对这一变化做出自己的回应,如西方的油画、日本的岩彩,中国画虽未形成完全取代传统的格局,但在应用层面其变化从未停滞。

  邵:您的水墨作品给人的感觉是画面简单但不失视觉冲击力,与传统全景式的文人画截然不同,您是怎么做到的?

  杜:传统绘画的经典性,是因为表现在与其存在的社会现实高度和谐,它们的所谓成就最充分地呈现于它们存在的当时。中国山水画之所以多半采用全景式的方法与当时人们认识自然的状态有关,今天人们接近自然的方式无论在空间性还是在时间性的层面已与古人有太大太多的不同,因此而衍生出今人面对自然的视点,它们会必然地影响绘画的表现方法。我能够做出与古人不一样的选择,是这个时代赋予的结果,不是我硬要与古人不同。

  邵:在您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文人画中的诗画结合等特点,譬如《假作真时真亦假》、《山乡雨后云有无》、《永新途中系列》等等,能否谈一下这些作品的创作初衷。

  杜:是的,我作品的题目是经过仔细斟酌的。文学性或者诗意的蕴籍是中国艺术始终如一的传统,我尊重这一传统。一个中国画家企图完全摆脱这一传统是困难的,强制地抛弃很不明智,我无意于这种努力。

  邵:我特别注意到的是您画面的表现方式:更多的用“面”来诠释,留白也很多,是因为“面”符合您的表达需求,还是要标立一种新的方式?

  杜:其实我想用更大的“面”来表达,只是由于工具、材料的限制不容易画出那么大的“面”来,因为水墨画不像油画那样容易去完成“面”的构筑。

  邵:作为一位先画西画后画水墨的画家,您怎么看待当代的一些抽象艺术?

  杜:艺术相对于自然来说都是抽象的,中国艺术一直是理性的选择,其抽象性以一贯之。但中国没有如西方的抽象艺术,是与文化发展的时序有关,当一个社会能够以一种非视觉的形式认识自然、认识生命、认识社会,并已成为普遍的趋势之后,抽象艺术则会应运而生。中国

  已大致进入这个时代,已具备了接受抽象艺术的社会认知能力,因此,中国也会有中国式的抽象艺术。

  邵:谈到个性,我注意到您画的人体都是中年女性,为什么会选择中年女性作为创作题材而不是现代人所标榜的“骨感型”美女呢?

  杜:每个人对美的理解都不一样,我认为女性的美与生殖力是联系在一起的,丰乳肥臀最生动的体现了这种能量。我一直以为对骨感女性的推崇是不人道的,我对那些不遗余力地追求骨感的女性一直怀有怜悯和同情,我以她们对生命的误读为悲哀,瘦骨嶙峋甚至不能让我与健康联系在一起,更妄论美感。

  邵:这几年的中国画市场,人们只是一味的在重复古人或者重复自己,但艺术的本质是创造而不是复制,这样“原创性”就显得格外重要了。您的作品就体现了这种“原创性”,没有雷同之作,就像您说的“一物一式,各美其美”。

  杜:没有创造就没有发展。对人类文化而言,特定的时期总会产生特定的文化,因为文化是生活孕育的,所谓当代性,只是承认这一事实而已。现代性不是凭虚蹈空的存在,那些与其存在的时代有密切关联的艺术,就其当时而言,就是今天的所谓当代性。当代性不是什么被附加的目标期待,而只是针对真实而言,那些不虚情假意的艺术,那些与其时代同命运共呼吸的艺术,即所谓有当代性的艺术,之所以将当代性赋予特别的关怀,是因为就今天言之,一些艺术与这个时代相距甚远,它们是虚伪的艺术,当代性的强调对于遏制这样的艺术现象具有意义。我想再重复一遍,对于当代性的祈翼,无异于对于真实的祈翼,仅此而已。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成名翰墨  法律顾问:北京鼎弘律师事务所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694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39号
声明:如果转载本网站任何信息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本网站所刊登的书画师,会员作品如刊登有误或有遗漏未刊登请您与本公司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谢谢!
地 址:北京市海淀羊坊店路18号光耀东方大厦N座六层638号  邮 编: 100038
电 话:010—88116684 传 真:010—68428808   Email:51yish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