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产品搜索
内容详情
文章正文
民族使命 时代召唤——李魁正专访
作者:成名翰墨    发布于:2012-04-26 13:31:59    文字:【】【】【



李魁正先生近照

  李魁正先生精于工笔、没骨花鸟,擅长泼绘写意。作为中国现代没骨画派和东方现代泼绘艺术研究会的创始人和主持人,李魁正曾倡导组办了“花与鸟.八八画展”和“中国现代没骨画展”等学术性联展,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和参加多项学术提名展以及国内外重要展示活动。其工笔、没骨作品连续三届荣获中国当代工笔画大展金奖、银奖和铜奖,泼绘作品荣获中国书画摄影大奖赛金奖和中国文联颁发的97中国画百杰画家奖。多幅作品被国家美术馆和国内收藏。出版有多篇学术论文。其辞条和业绩被收录于国内外多种权威名人辞典和名人录。

  让我们一起走进李魁正,走进他的艺术世界…………

  采访对象:李魁正先生

  采访地点:李魁正先生寓所

  采 访 人:环球艺术报编辑记者 张传艳(北京成名翰墨书画院)

  采访时间:2009年6月20上午

  摄  影:邵学争

  环球艺术:(以下简称环)‘言为心声,书为心话’画家所选的意象往往能反映一个人的审美理想和审美情趣,我发现您作品中以荷花为题材的居多,您为什么选择这个意象呢?是因为荷花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君子气度还是其它?

  李魁正:(以下简称李)“意象”一词最早见于《易经•系辞上传》第十二章云:“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先哲认为语言不能准确地表达思想,需用具有多义性的形象来准确地概括思想的多义性。这是指艺术家对具有审美意义和价值的生活形象经过审美意识中的筛选、过滤和初步酿制形成的附丽着主题的理念内容的高一级的生活形象。

  中国画史上的大家名作都具有超凡绝尘的意象多是凭丰富的人生阅历与沉厚的功底凝聚而成,如石鲁笔下的陕北高原山川,李可染的漓江山水与牛,刘海粟的黄山,黄胄的新疆人物和毛驴,齐白石的虾……这些画家都拥有一个或一系列庞大的生活意象源的积累,其凝炼的艺术形象才具有如此深的感染力。吴昌硕常说荷有“清气”,“清气”除了君子之风外,佛家也把它作为一种象征,比如“拈花微笑”或“菩萨宝瓶”等意象。我从小对佛教有种天然的虔诚与感悟,荷花的这种清气与脱俗气质正契合了我这种心境,所以我选择荷花为意象是种自然而然的事。而且,自古以来花有寓意,牡丹富贵,梅傲雪,菊傲霜等,我笔下的荷花体现一种魂魄,一个“魂”字代表我的审美理念,出淤泥而不染只是一种表意,深层意思是一种魂魄,一种奉献精神,全身是宝,没有一处不为人类享用,荷花值得我去推崇与讴歌。

  环:别人的花鸟画更多充满祥和气息,诗情画意,而您的花鸟世界似乎承载着一些哲理意蕴,有着很深的文化内涵。

  李:我仍认为:艺术包括如音乐、舞蹈、文学、琴棋书画等,应该有社会功能,即净化人的灵魂,提高人的情操。如果艺术仅仅是自娱或为艺术而艺术,艺术就丧失了社会功能。花鸟画家礼赞生命,讴歌大自然的作品,应在当代表现出一种融合各民族文化于一体,从而走向世界的胸怀和开放性的精神,关注的境界要高,不仅要有社会责任还要有人类责任意识。我的作品里不只是包含传统文化涵量更包括现当代的新文化涵量,诸如当代人类学、人文科学、东西方哲学、美学等,而生存意识、环保意识、构建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是我关注的问题,以新的理念、新的境界和新的视觉审美意识创作的花鸟作品去净化人的灵魂,提高人的情操我认为很重要。目前,花鸟画已从表现“一花一鸟”体现小我之情逐渐走向表现全民族、全人类乃至全宇宙的大我之情的精神境界。至于祥和气息,有各种表现角度,我是从另一个更深层次的文化角度去表现这种气息,使之更具有哲理性,如果说是一种气韵的话那我所力求的是一种“宇宙之气”和“大自然之气”流动于我的作品之中,从而表现出我的带有禅宗意识和玄学思想。的理想化的超然境界。

  环:您认为当今工笔花鸟画存在那些问题?

  李:我认为建国以来,工笔画取得的成绩是值得肯定的。中国的工笔画直到1987年中国工笔画协会成立后才被提到一个日程上。第七届工笔画大展时郎绍君先生对当前的工笔画提出了十点不足:1)一味求大2)一味制作3)集群性的风格化4)无意义的变形5)格调趋俗6)装饰性“陷阱”7)想象力贫弱8)缺乏真情9)没有独立思想10)高原停顿。引起工笔画界的一片哗然,不少工笔画家很为不满,我认为这对工笔画家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警钟。作为一个工笔画家,应该以现代的审美意识、理想、情趣重新思考工笔画表现形式的推进和发展问题。当前工笔画确实存在一些弊病,郎绍君先生提出的问题值得我们认真思考。我们应该站在更高的基点上来思考和审视工笔画的现状。工笔画首先要考虑的是境界和在转型中如何发展的问题。回首中国工笔画的历史:我们有辉煌灿烂的石窟和寺庙壁画;有晋唐工笔白描精典,有唐代工笔人物画高峰,宋元工笔花鸟画高峰,清代恽氏工笔没骨新风,有近代于非闇、陈之佛、俞致贞、田世光的优秀工笔花鸟画……今天工笔画如何在格调、境界、意境和表现技法上不同于甚至超过古人和前人呢?这是我们面对的现实。我以为当今的工笔画家应该在这多元化大好形势下排除各种干扰和诱惑,努力研习传统,勇于探索和创造,不负时代的重托,完成推进工笔画发展的重任和使命。

  环: 您创立的现代没骨画法,与清初的恽南田的没骨法相比有哪些发展与突破呢?

  李:实事求是的说,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一个人能在艺术领域的某一方面有所跨越与推进已经很不错了。社会很多人说“李魁正是中国画坛比较有艺术思想,勇于创造的画家”。但我觉得这种评价对自己来说不过是一种激励而已。我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期望自己能为中国画坛做点贡献。原因一是:我享有得天独厚的受教经历,曾受教于三四十位名师的教导;二是:文革期间受过社会大学的洗礼与磨练。特殊的经历促使我的画在意境或文化内涵上都有着独特性。比如就视觉审美理念而言,传统多是“执白守黑,”而我却是“以黑衬白”。大有“墨海中立定精神,混沌中见出光明”的意念。

  至于没骨画法,恽南田开创了鲜明特色的画法,风格清新、明丽、秀美、造型灵动优雅。而且用了传统的撞粉,撞色,撞水法和接染法。其实我的没骨画在表现技法上主要是用了白粉,这一点是现代没骨画技法的突破点。更重要的是现在没骨画派和没骨画法在继承了中国传统绘画思维,审美理念基础上,借鉴吸收了西方绘画优点,使其具有东方的意象表现形态,现代没骨画法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是传统的继承更是传统的新发展,它提出用东西方融汇了的时代的绘画语言,表现中国的民族精神和意识,给传统没骨画法注入新的生机,使之以新的面目崛起,它没有丧失东方精神,不曾丧失构成骨法的意韵,而且把它融进了整个画面之中,这种手法可以说是一种创造,能够更符合内容和时代的要求,达到更自由的表现目的。

  2005年12月份,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李魁正的研究生教学成果展的研讨会上,邵大箴先生以书面形式谈了三点看法:一是“李魁正是中央美院优秀毕业生,二是:“李魁正无论是做人还是教学都非常认真,三是:“李魁正对当代中国没骨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我认为现代没骨画法初步解决了“如何把西洋的科学色彩理念融入到中国整体绘画色彩审美意识里的问题”,但还没完成最后的任务。林风珉曾说:“西方艺术之所短,正是东方艺术之所长;东方艺术之所短,正是西方艺术之所长,短长相补,世界新艺术之产生,正在目前,惟视吾人努力之方针耳。”在当今世界文化频繁交流,东西方文化激烈碰撞的全球文化前面,没骨画法会真正成为一种能表现民族性和时代性特色的没骨画。现代没骨派画家要立足传统,融合中西、开拓出与时代脉搏相契合的新没骨画,紧随时代召唤。

  环: 一般认为,绘画难在思维的转变。您是一位有革新意识的画家,但在您没骨法创作巅峰时却突然转变画风,画起了泼绘写意,而且还一改以往温馨儒雅为雄浑高亢。您是怎样实现这种转变的?

  李:当时的理论界、中国画坛非常看好我的工笔没骨画,对其评论有几点:1)境界高,2)有深度,3)有哲理性,4)表现技法有特色。或许因为我有一种精品意识和很强的使命感。良好的天赋与素质,家庭的熏陶,众多名师的教导,多年良好的学习经历都促使我有一种精品意识,我认为一个画家不能只从事一种画风,世界级的艺术大师都是各种画风兼得。还有一点原因是工笔画画久了以后,会越画越板,没有一定的天赋,文化积累,修养和勤奋精神,就会画成匠人,对我个人而言,工笔没骨在抒情表意上会受一些约束,不能充分的抒发我的情感。把文人画的精神注入到工笔画里,使其更有文化气息和高尚的境界,这是我的追求。另外,现代的文化人不仅要有传统文化的修养,更要有现代的新文化精神。我在工笔没骨画法实践中体会到用撞水、撞色、撞粉的没骨法积渍染出的物象轮廓所形成的自然边线比起双勾线更显得生动,更少有板滞感,而且,《混撞冲渍》法、《交错点彩》法的运用会使画面既有工笔的精到,又有写意的放逸。所以,我觉得没骨画和写意画可以衔接,有很多理术能沟通。

  我在没骨画创作正处于非常好的状态时突然转变画风,除了上述原因外还有一点是我的一种迂回战略。可以说我是有战略想法和战术实施的艺术家,并不是怎样成名,怎样成为艺术大师,而是要完成我的使命。等博士生导师辞下来后,我就专心画没骨画,我的迂回战略和实践之路是从传统工笔到新工笔,到现代没骨,到传统写意,再到泼绘写意,然后再回到线描,最后再从线描回到以工笔没骨为主导以泼绘为大背景的创作上来。

  环: 在花鸟画中您是第一个采用侧逆光的画家,还是表现派的开宗立派者。走进您的作品仿佛走进了一个充满奇幻光影的世界,这得益于您在电影制片厂所学的电影艺术手法,还是受西方印象画派的影响更多些?

  李:你提的这两种影响都有。12年电影制片厂的工作生涯对我影响非常大,因为电影艺术离不开光,电影用光手法不仅影响了我的泼绘,还影响我的工笔和没骨。在我的画中,有一个元素可以联通我画中的道、意、象、言四个层次,这个元素就是光,光是最高精神存在,是神性象征。黄宾虹先生曾对光有过礼赞“一烛之光,通体皆灵”,光是神圣本体,从画面之外看不见从什么地方照过来,万物沐浴其中,获得灵性,这光是智慧之光,真理之光,这是我对光的追求。正如王鲁湘先生所说,我的作品在光的表现方式上有四种:1)从内部本身发出的光,2)侧光及逆光,3)底部发出的光,4)上面给的光。至于影,我主要是展现一种富有浮雕效果的投影。这种浮雕效果的投影主要是为了体现二维空间中的层次感,完全不同与西方静物中的投影概念。所以我的作品有一种玄秘的奇幻感,感到恍惚中有象, 深邃幽秘中见其景深。也许这就是混沌之中见光明,墨海之中立定精神的感观效果吧!我的书架上有很多西方印象派油画册,我花了很长时间琢磨摄影和油画对光的运用和表现,以期能够融会到我的作品里。

  环: 有些人认为您的花鸟作品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受母亲善花鸟刺绣的影响,您是怎么认为的?

  李:其实刺绣不在于图案,而是一种精益求精的精神、踏实做事的态度、宁静的心境。当今艺术市场泛滥,诱惑很多,一些画家就开始浮躁,心静不下来,自然也就没有了精品意识,作品也就没有了生命。我对自己有使命感,也对每幅作品负责,对社会负责。母亲的宁静心态,父亲的专家精神都潜移默化的传给了我,我的创作心态常在游刃有余,进退自如之中,焕发出想象力和新的表现手法。我着力使自己能宏观把握,又能微观体味。

  环: 您受过很多名师的教导,对您影响最大的老师是谁呢?有人说您兼承了俞致贞老师的清雅秀丽和田世光老师野逸活脱的双重风格,您是怎么认为的呢?

  李:就工笔花鸟画而言,俞致贞,田世光对我的影响最大。我是他们这两位工笔花鸟大家的入室弟子。于非闇先生称他们二位是当代的“徐黄”,一个清丽,一个野逸,是当之无愧的。俞先生治学严谨,一个花瓣和一个叶片的翻转都要考究,作画质量要求极高。田先生的作品更多写意没骨味道,他们的治学精神,根深蒂固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使我不敢有丝毫懈怠,让我具有了很强的使命感。还有一位对我影响很大的是高冠华老师,他是潘天寿的大徒弟,所以我的写意花鸟画的启蒙是南派,就是潘师这一派。后来我又跟随郭味渠和李苦禅先生学习,接受了小写意画风和受到北派大写意的影响。潘天寿先生笔墨的霸悍和图式构成理念对我影响很大。我的泼绘写意风格的形成,其影响可以说是上至徐青藤、八大山人、虚谷……,下至吴昌硕、潘天寿……,甚至还有山水画家黄宾虹、李可染的影响。其实我想创造的是一种新的构成图式与新的笔墨形态而已,这是20世纪末与21世纪初的思维与形态。

  环: 在教学中您是如何把您的艺术创作理念与教学理念完美结合在一起呢?

  李:我有这样一种理念,可以用十六个字概括即:“立今承古、立中融西、立足本根、放眼未来”,这也是我对艺术的宗旨及对教学的总结。这十六字方针的理念我自认为是比较科学的,另外我的教学理念还有三项并举:1)基本功,2)创造意识,3)宏观思维。一个老师如果仅把所谓的基本功教给了学生,而不能激发他们的自性潜能和创造意识,让学生洞悉到一条符合自己的艺术发展之路和学习方法的话,那么也会误了学生的艺术前程。

  我们应该重视培养学生的文化素养和艺术素质与创造力,我的宗旨是启智开悟、因人施教。我力求把我的创作理念运用到教学中,挖掘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让他们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艺术道路。诸多原因使我能到中央民族大学任教,少数民族特有的审美元素、审美取向、民族风俗等,给我的艺术创作带来很大启发,将更多的营养融入到我的花鸟画创作中,同时在施教过程中很自然的也传达给了学生。非常高兴的是我教过的学生都能理解和接受我的教学理念并受益匪浅,使我欣慰的是我的许多研究生、博士生以及来我工作室学习的各地方的美术工作者们能将一套现代的美术教学体系延续下去,并能在将来继续发扬光大。

  环:您的学生评价说:您的一举一动都是发自内心,不光是教他们技法,更是教他们如何去体验生活,如何去学习,如何做人。我看了特别感动,觉得您是一位有很强责任感和使命感的老师。您自己怎么看?

  李:我们教书首先是要育人。我们应该重视培养学生要有高尚情操和道德人品。鲁迅先生说:“美术家固然须有精熟的技工,但尤须有进步的思想与高尚的人格”。画品如人品,画能反映一个人的品格、性格、偏好。以一种投机取巧的心态去做事,可能会功败垂成。所以老老实实做学问,老老实实做人很重要。现在很多人耍小聪明,东偷西抄,做学问不踏实,不老实,其实这也反映了做人的问题。只想剽窃别人的劳动成果,自己没有艰苦的创造精神,无论你能力有多高,也不会成功,所以做人是第一位。

  其次是学习,我主张学生向老师学习,要“不忠其表,不忠其技,尔甚夺其质”要体悟和学习到老师在艺术上所具有的精神本质、表现能力和艺术思想,然后走自己的路。我的不少学生在美术界已崭露头角,他们作品的面貌或许也有我的一些影子,但却不是我而是已经有了鲜明的个性风格。然后是体验生活,生活是第一性的。李可染先生说:“人生有两本书,一本书是生活,一本书是学养,而生活是第一义的”艺术家要深入生活,用心去体验生活,才能创造出好的作品。我认为生活就是直觉的的把握,书本是间接的觉悟,做人是根本。

  环: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艺术或多或少会受到市场的影响,您觉得当今艺术市场的竞争对您的压力大吗?或者您下一步创作目标是什么?

  李:市场对每个艺术家、每个现代人都有影响,只是影响的大小不同。改革开放以来的市场经济是中华民族几个世纪都没有经历过的。市场是很有诱惑力的,画家得益于市场经济。如果画家境界高,定力强,受市场的影响就相对少,就能进退自如。 我下一步创作目标是我前面提到的迂回战略的最后一步。我现在是潜心做学术,专心搞创作,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因为在年轻时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罪,所有的人生磨练已经经历过了,现在真正能宠辱不惊,闲看云起云落了。不争、不斗、也不索求,把自己该完成的事做好,心态平和完成使命。人生短暂、时间有限,我无暇考虑过眼云烟的名利和虚妄,踏踏实实走完艺道修炼和最后里程是我唯一的愿望和选择。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成名翰墨  法律顾问:北京鼎弘律师事务所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694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39号
声明:如果转载本网站任何信息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本网站所刊登的书画师,会员作品如刊登有误或有遗漏未刊登请您与本公司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谢谢!
地 址:北京市海淀羊坊店路18号光耀东方大厦N座六层638号  邮 编: 100038
电 话:010—88116684 传 真:010—68428808   Email:51yish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