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产品搜索
内容详情
文章正文
摆脱美国式当代艺术的游戏规则,走出新文化运动的阴影——连国卿
作者:成名翰墨    发布于:2012-04-26 13:40:02    文字:【】【】【

  采访对象:连国卿

  采 访 人:环球艺术 胡家骏

  环:连(连国卿)老师您好,听人说您在艺术上很有见解,今天很有幸和您聊聊当代艺术的一些现象,您对这些现象怎么看?

  连:当代艺术无疑是美国的一个战略文化,这一文化战略的开始应该在二战结束四五年后,开始只是针对苏联,然后扩展到世界。进入中国是在改革开放后,是和政治、经济战略等同时进行的,文化界对这一现象也越来越清楚,目前,政府也在采取一些相应的对策,这一战略进入中国也借助了一些人,就如日本进攻中国借助一些汉奸一样,比如策展人、理论家。还靠给一些私家美术馆和基金等手段帮助他们完成这一计划。目前,798、草场地、环铁、酒厂、宋庄等艺术区和部分私家美术馆都是他们竖的据点。至于这一战略的目的,一是为争夺文化大国地位,二是一种攻心术。它不能等同于文化交流,因为它是文化战略,具有霸权性,欺世性和破坏性,最初美国政府把这一任务交给中央情报局,所以这一文化,一开始就有阴谋性,是在一个畸形胚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直到成熟也是一个畸形文化,这一文化战略,把艺术引向了地狱,可叹众多艺术信徒,竟自以为走在升往天堂的途中。

  环:你怎样评价中国的当代艺术?

  连:我主要从艺术角度评价一下它的优劣:

  最早在中国火起来的徐冰,对于他的《天书》,我觉得就是一种文字游戏,因为没多大意思,就搞的场面大一些,也只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由于装的很到位,也骗了不少人。有些行为艺术根本就不是艺术,讲起来很难受,我就不说了。影像艺术不应该和绘画、雕塑放到一起,大概是怕比不过它的同类,便拿到这个领域来蒙一把。只有绘画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也是因为在某种背景下被炒到了天价,才有了后来的结果,我着重说一下绘画.

  当代绘画有几个明显的特点:符号化、假大空、观念化、痞性化、艳俗化等。

  作品的符号化遮掩了风格,凡成熟的画家都会形成自己的风格,严格的说,风格不仅是一个画家的绘画面貌和样式特点,也是透过外部特征、效果,从骨子里穿透出来的精神风貌的写照。艺术家的精神品格、风骨、神采、气质是灵魂境界的东西。一个画家形成自己的风格是艺术修养和人生阅历的长期积累、人性逐渐完善的结果,而当代艺术家是找到一个符号来确定自己的身份。其实,这只是一个创意,一个点子而已。比如,一个光头、一个艳俗的美女、一张狂笑的脸、一个家庭照、一个面具,还有人直接拿文革时期的一个报头翻来覆去的折腾竟然也混成了名家。

  为了在人群中跳出来,为了使作品抢眼夺人,就使劲的追求画幅巨大,形象张扬、重复、色彩响亮来增加冲击力,由于作者文化水平低,艺术修养差,精神品格气质不够,使得作品仅是假大空而已,在眼力高的人看来,再热闹强烈的外在形式,也掩盖不住精神的溃乏、空洞。这种虚张声势,咋呼,反而破坏了画面的品格。中国民间玩的锣鼓乐,敲的震天动地,也只是图个热闹,而文人玩的古琴曲,是一种从容和优雅,不是冲击力而是吸引力,有高贵的品格和文化内涵,追求的是清、正、逸、朴、净等品格,这一点和中国文人画有异曲同工之妙。不是图热闹,仅满足感官视听的需要,而是穿透灵魂、静、纯化心性。不是像当代艺术把形象颜色充满画面,而是留下空间来入住心灵。

  观念化对于绘画来说也是外在的东西,高明的绘画恰恰是没有思想的境界,不去表明具体的意思,才有更深远的东西,才能表达最本性的东西,绘画的观念化容易成为图解。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无论是庄子逍遥物外的荡然之气,还是孟子所养的浩然之气,以及禅宗所修的静逸之气,都深深的影响着中国的文化艺术品格,使艺术能够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而当代艺术盛行的是痞气、邪气、俗气、妖气、淫荡之气,这不仅是一种文化精神的衰落,也同时是社会风气的靡败,甚至是人性的沦丧。打个比方,中国古代的妓女会作诗、弹琴,现在的妓女只会玩淫态浪言,当代艺术像现在的妓女。

  环:那为什么还有不少人追随这种当代艺术呢?

  连:同类,他们在同一个层次,再一个是利益的诱惑,一位学者讲:“当代是一个美盲时代”。你看在社会上喜欢东北二人转的人那么多,而欣赏昆曲这种层次艺术的人少的可怜。

  环:您认为中国文化衰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连:新文化运动是一个重要的原因,美国式当代艺术的侵染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新文化运动影响了中国所有的人,美国式的当代艺术主要还是在艺术界的影响。

  环:我想听听您对新文化运动的看法,从文化的角度,您认为它是一种灾难,是吗?

  连:自鸦片战争起,接连的失败迫使中国人不得不层层反思,由科学技术的落后,反思到政治体制的腐败,最后归到文化的腐朽上,那些道德文章才是罪魁祸首。现在反思,日本学习西方科技,并没灭掉自己的文化,这并都不矛盾。在政治上我们现在已经经历新文化运动,毁了封建文化,不仍然还是腐败吗。

  胡适、陈独秀、钱玄同、鲁迅等主张烧毁古书、灭戏曲、灭中医、废除文言文,甚至计划废除汉字,钱玄同认为:汉字就像一条船,船上载了许多垃圾,与其费劲地逐一清扫垃圾,不如索性把船沉了。狗死狗虱死一了百了。鲁迅主张用德文,陈独秀主张用法文,胡适建议用英文,还有人认为用世界语更好。

  梁启超曾提醒国人,中国需要的不是把一切推倒重来的的革命,而是循序渐进的改良,他担心革命会成为一种惯性,纵观世界历史,无论哪个国家,既经一度革命,就会有二度、三度的革命相继而来。不出梁启超所料,中国便接二连三,没完没了的革起命来,这种“五四”情节一直延续到现在。

  关于文言文,当时的文章确实很晦涩,也许是清初一些反清人士故意不让当时人读懂,或者是一些人故弄玄虚,显示学问,或者是避文字狱,把文章写的晦涩难懂,这种风气影响很大,一直延续到清末。其实,对于文言文应该使其通俗易懂就行了,不该废除,应该是改良式的。我多次问起学中文的人,古文好还是现代文好,他们都说现代文比古文差的太远了,林琴南可算当时的反潮流勇士,曾写《论文言文之不易废》,又写两篇小说《荆生》和《妖梦》来嘲骂陈独秀、胡适、钱玄同、以及蔡元培,但在当时只是迎风撒尿自惹一身骚而已。胡适提倡白话诗,致使今天是一个无诗的时代,柳亚子认为,白话之文可用于小说,但诗断然不可用。但当时的潮流势不可挡。

  在新文化领袖中,唯鲁迅是大手笔,虽反传统,但传统文化深层的东西在他那抛也抛不掉,鲁迅之后,由于传统文化根基越来越浅,文章自是一代不如一代,说是“救救孩子”反而害了孩子,鲁迅的文章因为只关注当下,不具备永恒性,会很快过时,这是中国现代文化的一个特点,一个缺欠。不具备历史的眼光,容易时过境迁,在文革时期,一些学者搞的学问后来自己都觉得很可笑,但像钱钟书这样的学者就好的多,在美术界也如此,当时那些求新求异的画家谁能和齐白石、黄宾虹相提并论呢?在当时他们属于保守者。

  中国确实需要学习科学技术,但不应该把中医也当成不科学的东西毁灭,余云岫逐字逐句的分析《皇帝内经》认为没有一点科学之处。如今人们又信奉中医了, 但这个过程中中医遭受了多大毁灭。对传统文化,林琴南曾预言,一百年后还会兴回来的。虽然现在传统文化有了抬头之势,但教育问题首先解决不了,国学应该从幼年学起,可谁来做他们的老师呢?小学教师能承担吗.?中学教师能承担吗?大学教师又有几个能承担呢?

  环:您对“五四”之后的美术是一个怎样的评价?

  连:蔡元培提倡美育救国,但“五四”之后的教育恰恰丢掉了美育。从康有为开始就已经把文人画看成糟粕了,陈独秀等人更是奋而痛斥,徐悲鸿带着使命去巴黎学西画,回国后,用西法改良中国画,由于过多的在意物象,反而弱化写意精神。但徐悲鸿在留学之前有很好的国画、书法及传统文化功底最后还是保留了不少写意精神,再看这一枝的传人,又是一代不如一代的结局。

  徐悲鸿等人创建美术学院以来,无论是一开始的法式教学还是建国后的苏式教学,都是以科学的思维进行训练,徐悲鸿曾说“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连中国画专业也要科学化的训练,就像足球运动员,按篮球运动员的要求训练,违反了游戏规则。

  再一个是从“五四”学生喊出:砸烂孔家店开始,中国文化就失去了灵魂,在历史的发展中,儒、禅、道已成为中国文化的灵魂,随着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文化的否定,中国的文化艺术也就失去了灵魂,也变的短见只顾眼下,还自以为是进步的、前卫的,结果都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很快过时的艺术。

  齐白石57岁来北京,正是这一时期,不少人认为是由于陈师曾劝告才有了他后来的突破,其实,当时齐白石的风格已经形成。齐白石崇拜徐渭、八大山人和吴昌硕,他学不了徐渭,性情反差太大了,他受八大和吴昌硕的影响多一些,陈师曾劝他倾向吴昌硕而远离八大,一是出于卖画 角度,二是陈师曾这时也有新文化倾向,他不喜欢禅道气十足的八大,而喜欢有些世俗气的吴昌硕,到了齐白石八十岁的时候,见到他57岁时画的册页,忽然觉悟,非常后悔,并在上面写了一首诗“冷逸如雪个,游燕不值钱,此翁无肝胆,轻弃一千年。”关于这一千年,就是指八大一脉的南禅宗文人画,钱钟书也说过:“世界绘画的精华在中国,中国绘画的精华在宋以后的南宗文人画。”

  环: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建立自己的价值体系,以及我们以后的发展方向?

  连:走出美国式当代艺术的游戏规则,摆脱它的掌控当代艺术是一出关公战秦琼戏。走出新文化运动的阴影。我们现代人一定要认清,我们的现代文化是很浅薄的,而我们的古典文化才是伟大的,我们总喊和国际接轨,其实应该和我们的传统文化接轨,在传统文化中,无论文学、戏曲、音乐、绘画都没有离开儒、禅、道三家文化,它已经成为我们文化的灵魂,我们的价值观也离不开这三家文化精神,这就是我们的价值体系。自新文化运动后,我们把它丢掉了,所以我们的现代文化就一下子没有了灵魂,缺少了渊深博大,就变的短视了,我们有那么好的文化底蕴,自己没有自信,把它扔掉,太可惜了、太愚蠢了。就应该在我们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去借鉴、改良,不是彻底砸烂旧世界,更不是全盘西化。用历史的眼光去看,中国文化的发展有两条途径,一是立足根本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地借鉴、改良,另一个是外来文化中国化,如禅宗在中国的发展。我们引进外来文化应该有一定条件,一要有用,二是品格恶劣的东西不能胡乱引入。

  环:从您的作品中可以看出,您在追求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您如何看待画中的境界和人生境界?

  连:青原惟信禅师讲:我在三十年前没参禅时,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有个入处,参进去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再后来,有个休歇处,仍然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钱钟书讲:人生的第一个境界是人之法天,第二个境界是人之胜天,第三个境界是人之通天。孙过庭书谱讲的三个层次:一是不及、二是过之、三是通会。往往西方人和中国现代人的认识是在第二个层次,中国古人的认识是在第三个境界,人之通天的境界。钱穆说中国文化的最高境界就是天人合一。季羡林讲,中国文化对世界的最大贡献就是天人合一。嵇康在音乐审美上,追求一种声无哀乐的境界,要放弃世俗之累,超越情感之累,进入纯粹的审美状态,就是与道齐一,不是世俗物欲,而是心灵的超越。这些思想对我影响很大。在画面形式上我追求简约。老子讲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孔子讲由博返约。如果觉得古人认识很高明,我们不应该反叛,创新不一定是反叛。

  古代的读书人是文化人,因为古人能达“化”境,中国古代的文人画家,人能至“化”境,画才能出神入化。现代的读书人叫知识分子。因为不能“化”。人吃了东西,首先变成营养,然后化为精气神。文人读书,首先成为知识,然后通过修养化为精神品格。现代读书人差修养这一步,古人云:松使人古、竹使人幽、鹤使人逸、马使人骏。意思是说:常有古松相伴,人能变得骨气洞达,居幽竹之境,人能变得幽雅、文气,与鹤为友,变的仙风道骨,长骑骏马,能使人风骨俊拔。这是超越知识的,现代的知识分子缺了这一步,所以许多的艺术也没有了精神品格。汉代的刘向讲“圣人以心导耳目,小人以耳目导心”中国古代文化非常重心性,是一种对物的超越,所以中国的艺术是透过表层的视听而进入心性。

  环:在这种返璞归真的境界里,您如何看新的科技发展?

  连:近现代中国的科技落后了,必须奋起直追维持平衡,但话又说回来,中国的先贤是不主张科技发展的,德国的物理学家兼思想家海森伯二十六岁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他又是研究技术哲学的,他非常赞同庄子的主张:“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道之所不载”海森伯在多次的讲演中提到两千年前这位中国哲人关于技术有害论的说法,庄子的观点是,使用机器会滋生机心,机心会破坏干扰灵魂的纯朴和宁静。科技的发展已给人类带来了威胁,武器的威胁,环境的破坏,人心的躁乱,这也都是大家能认识到的。我认为中国传统的天道观能救世界,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后人发现中国古人早就在前面等我们了。所以说否定传统文化是愚蠢的,也是罪恶的。

  环:有人说您是艺术界的隐士,您怎么看?

  连:我来宋庄之前,住在一个小城市,过着一种很安逸的生活,我家二门门联上写:“小户深隐,日月闲度,一壶淡茶,两行清诗。”室内有一自书对联“群楼隔户隐,只身入禅真”

  孔子见老子,老子对他讲:时则驾,不时则隐。意思是说这个时代适合你,你就出来做事,不适合你,你就隐退,所以我选择了这种隐退式生活。

  环:那您为什么又出来做事了呢?

  连:就好比抗日战争时期,海外留学人士郭沫若等纷纷回来抗日,很多僧人、绿林人士也出来抗日,这都是一种民族气节所至。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成名翰墨  法律顾问:北京鼎弘律师事务所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694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39号
声明:如果转载本网站任何信息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本网站所刊登的书画师,会员作品如刊登有误或有遗漏未刊登请您与本公司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谢谢!
地 址:北京市海淀羊坊店路18号光耀东方大厦N座六层638号  邮 编: 100038
电 话:010—88116684 传 真:010—68428808   Email:51yishu@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