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产品搜索
内容详情
文章正文
当代艺术名家岳敏君访谈
作者:成名翰墨    发布于:2012-04-26 13:40:58    文字:【】【】【

  采访对象:岳敏君

  采 访 人:环球艺术 胡家骏 张亦驰

  采访地点:今日美术馆

  环球艺术(以下简称环):您这次“3009考古发现”的创作灵感来自何处?

  岳敏君(以下简称岳):可能没有那么具体,两三年前就准备做这个展览,想法可能主要来自对整个社会、文化的一种思考,就从这个角度推出来的。

  环:那您觉得中国当代社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岳:我觉得不只是艺术的问题,方方面面可能都没有一确定的方向,也找不到文化的个根,这是个比较大的问题。如果从长期来看,我们说的传统的文化根可能存在一些问题,所以在几千年的发展中,从社会学的角度,不应该是中国现在的状况,整个民族在创造性和贡献方面应该做的更好。但在没有西方文化介入之前,它也没有产生什么活力。这可能是我们的根没找对,或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有其它的根我们没太注意。西方文化进来后,现在也是按西方化的方式运转这个社会,也无法改变我们在整个人类社会的位置,老是都处于二,三流的位置,人的精神面貌也是这种感觉。我想可能是我们文化的问题没有解决好。

  环:现在政府正在努力扶持儒家文化的复兴这会不会解决根本的问题?

  岳:过去儒家文化曾经占过统治地位,很长时间,几千年也没有什么效果,也就是形成一个超稳定的环境,那是因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力比较弱,不像现在那么强。现在就的需要加个引号提出问题,就需要学者更仔细努力的重新审视、重新阅读和解释儒家思想,包括道家思想。我想应该从人类这个角度去认识文化,而不是从单一的民族去认识,这样可能会好点。

  环:展览开幕时我问您作品采用的新形式“装置”,而您说采用的是“雕塑”?

  岳:因为整个作品都和雕塑有很大的关系,装置现在那么时髦,我不想让人感觉是这么个东西。可能用这样的方法界定艺术,只是从材料、形式上容易给观众一个简单的方式。然而大家也不愿意仔细看里面的内容。含糊点可能会好些。

  环:这次您仍然延续了以前的诙谐表达方式,如小电视机被未来人认为是打架的板砖,是否还是一种玩世现实主义风格?

  岳:应该是一个继续往前走的状况,用这样的一种心态来看世界、做作品和嘲讽环境、社会等。我想的是这种嘲讽文化的背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追述到现在,发现大多会找到一个好的方案,也许会完全不一样。这种中国民族独特的玩世不恭的心理状态,要追述起来有很长时间,像经历南北朝、东晋、先秦百家几千年文化的一个过程,然后突然变成这样一种文化心态,说明我们的文化里存在一些挺不靠谱的事。

  环:您认为的当代社会是怎样的,这与您以未来人的角度去思考有什么不同的么?

  岳:因为我一直认为选择的这种方式去创作是比较表面的感觉,这是一直我不满意的。所以我想从历史的角度来观察,来看来审视,看看它到底能够有多深的方式。在去年我做了一些恐龙,恐龙是过去的,十几万年前的生物,从过去的角度来看现在;那么这次是从未来的角度来看现在,是想把这个问题看的更深一点。

  环:您推出的是一种表象还是什么?

  岳:我觉得现在都是一种表象的东西,是这个时代产生的艺术,表面化的因素比较多一些。

  环:您是否将抛弃架上绘画,和您长期使用的笑脸符号?

  岳:可能选择什么样的技术、材料都不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可能还是找一些我比较熟悉的手法和技术,因为用VIDEO或其他的方式,对我来说可能会有一个技术的困惑。但是用绘画或雕塑、半装置的这种感觉可能会好点,也更容易掌握。至于“笑”是不是继续,这要看下边自己做的东西是不是需要出现。

  环:在“3009考古发现”中,您的架上绘画扮演什么角色?

  岳:它实际上是整个作品的一个说明,也许像个标签,用平面的东西来说明其他作品的内容。

  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岳:这个太难说了,中国的艺术家有一个地域、民族的限制。在中国当艺术家,他有自身的一个问题,自身的环境和问题是比较社会化的,所以需要艺术家面对这个问题,这些问题和艺术的色彩、线条、方式没有什么特别的直接关系。它好像离传统的艺术本质较远。

  环:当代艺术是否可以放弃这种符号、个性化的语言?

  岳:我们说的放弃的语言是一种什么样的语言,这是要确定的,这种语言是别人的语言,而不是你的,你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放弃了,也可以不放弃,你的自由度就会很大。如果你确定这种语言是你自身的语言,那么每个人在画画的时候在表现的时候都会用到。

  环:您提到艺术在中国受到局限,为什么在西方不会受到局限?

  岳:几十年前或上百年前他们的文化可能有一种活力和浪漫的东西,它允许个人思想的延伸和探讨。在我们的文化里可能对个人的东西遏制的比较多,所以就造成现在的状况。现在的西方文化在这么多年里挖掘的太狠了,所以我觉得他们也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如何继续进行下去,这时我们看到他们左顾右盼的把边缘文化,非中心文化拿进来。这是他们感觉到了自身的问题,所以从这一点来说他们文化的本质和根还是有一定活力的。不像我们的文化总是不假思考的拒绝很多东西。中国文化的包容是一种被动的,不是主动的,比如说:少数民族几次对汉文化的控制,近代西方的入侵导致汉文化无奈、被动的改变。

  环:有人说您延续作品中的“笑脸”和“搞怪”,“玩世不恭”,不能代表当下社会精神,不能代表前卫精神,您怎样看?

  岳:有可能,我并不认为这个东西是个非常健康的、指向未来的一种代表,因为我希望是一个更有活力,更加能创作未来的一种文化,并不是现在这种比较表面的,针对性比较强的内容。

  环:您认为当代艺术精神实质是什么?

  岳:我想是比较开放的,虽然都处于一种表面的状态,但是形式和感觉都还是很活跃的,这是很重要的,可能事物的发展的一开始就需要这么一个状态。

  环:您认为艺术家面对社会应当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去表达?您的作品又是怎样的一种类型?

  岳:我可能是稍微有点消极态度,但是现在这种表面的消极慢慢引导我进入一种相比原来深入一点的、积极点的态度创作。可能想在文化的建立等个个方面积极的介入。可能思考的东西也会随之不一样,这没有什么坏处,这只是一个过程。

  环:您是否满意这次“未来博物馆”的氛围?

  岳:我满意的部分是需要我后面看怎么在继续呈现什么东西,如果后面发现的东西或做出来的东西是有价值的,就比较靠谱了。如果后面发现的东西不对可能就会比较烦。

  环:您是否会打破艺术市场规律,像达米恩?赫斯特一样把艺术作品直接抛入拍卖市场中去运作的想法?

  岳:没有,我们也可以看出整个中国的艺术的氛围是比较反对商业逻辑的,从这点来说,我做这些东西时还是非常严肃的一种态度和心态来做艺术,想不受商业、政治等因素的控制和束缚,一种比较健康的心态。因为和西方相比较,问题和目标都不一样,所以可能不会采取这一方式。

  环:你是说达米恩?赫斯特等西方人的运作方式是不健康的么?

  岳:也不是,可能是他们发展到了一定阶段,用这样一个方式更好的能说明艺术和商业的关系。他是在一个比我们相对纯粹的商业环境,那么他们的艺术在面对商业时,就会面对一个更尖锐的问题,不像我们商业和艺术完全结合的那么不明确。所以问题是不一样的,主要是我们社会大环境的问题需要解决,和来选择什么样文化的“根”,来重新塑造民族的精神。

  环:您认为当代艺术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岳:可能是在理论方面的欠缺一些,从艺术家到评论家整个的这种文化气氛在理论的研究和探讨比较少一些,所以会形成容易混乱的状况,而且浪费了很多时间。应该加强思考、反醒和想象。

  环:您对青年艺术家有何告诫?

  岳:现在青年艺术家都做的很好,都是从自己的感受,个人关系里面感觉去发现和创作,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现象。

  环:您对下次的创作有什么具体的规划吗?

  岳:现在还没有确定的想法,可能是把前两年定的展览做完。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成名翰墨  法律顾问:北京鼎弘律师事务所 备案序号:京ICP备060694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39号
声明:如果转载本网站任何信息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本网站所刊登的书画师,会员作品如刊登有误或有遗漏未刊登请您与本公司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谢谢!
地 址:北京市海淀羊坊店路18号光耀东方大厦N座六层638号  邮 编: 100038
电 话:010—88116684 传 真:010—68428808   Email:51yishu@163.com